您的位置: 主頁 > 浙江永嘉古蒼坡村落令人堪憂的發展現狀再度引起媒體關注

浙江永嘉古蒼坡村落令人堪憂的發展現狀再度引起媒體關注

編者按:曾經遭受到村民們多次聯名實名集體舉報和被國內數家新聞媒體連續起底、曝光、披露過的浙江省溫州市永嘉縣巖頭鎮古蒼坡村橫巷5==8號四合院里一處違規建房,現如今依然是矗立在那里,且四位新房屋的主人也早已經在村民們的陣陣指責聲中喬遷入住。據當地知情人介紹:其實,此處已經于2012年7月份被永嘉縣文廣新局定為不可以移動文物予以保護。(有文件)

 最近,我們又連續接到浙江永嘉巖頭鎮古蒼坡村部分知情村民集體發來的聯名實名舉報村長李修青公然在筆街景區的中心位置強行違規新建一處新房子用于自己家開酒店賓館(農家樂)舉報信件,稱:在古蒼坡村,各種違規強拆、亂建、亂搭現象現在已經是呈公開化、合法化的蔓延趨勢。面對大批明清時期或解放前建造的古民居建筑群屢遭毀滅性的“拆舊建新”這一令人擔憂的局面,居住在這里的村民在感到十分惋惜與痛心的同時,他們曾陸續向社會各界發出“莫讓古村落只留在我們記憶里”的強烈呼聲。并先后分別聯名寫信給時任溫州市長張耕、永嘉縣委書記婁紹光(現為溫州市副市長)、永嘉縣縣長姜景峰反映舉報,要求地方政府能夠及時采取有效的補救措施,以保護古村落的原始性靈性與文化性風情不被破壞。但是,由于永嘉縣個別領導人的阻擾、漠視和巖頭鎮政府現任主要負責人的包庇、縱容與不作為,最終導致村民們所反映舉報的問題至今無任何處理結果。

 2017年底,古蒼坡村民們被逼就此事情再次通過聯名實名的方式集體通過中紀委網絡平臺進行實名舉報,案件最終被轉交永嘉縣紀委并由第三紀檢室負責查辦。紀委對外稱村民們所舉報反映的問題已經交由永嘉縣行政執法局處理了。2018年10月12日,時任巖頭鎮執法所黃姓所長電話告訴村民們說,永嘉縣行政執法局對村民們所反映的問題已經做出處罰決定了,給對方的法律援助時間為6個月,6個月以后如無異議此處罰決定便自行生效。現在六個月時間早已經過去了,不知道是何原因!執法局卻沒有任何動靜了。

  2020年9月份,由浙江省民政廳副廳長俞志壯任巡視組長的浙江省委第七巡視組進駐永嘉,開始對永嘉縣政府各項政務工作進行督查巡視,看到希望的村民們帶著材料去巡視組工作地點遞交材料并且要求見巡視組工作人員當面陳倩具體情況,有“巡視組”工作人員接待了李麗紅她們,當時李麗紅詢問對方是否真的是浙江省委巡視組的工作人員,對方沒有正面回答她提出來的問題,只是告訴她說他是從外地調過來的。其后巡視組相關工作人員在永嘉縣旅游管委會主任戴春光(原巖頭鎮書記)和周旭亮(現任巖頭鎮書記)陪同下,也確實去了古蒼坡村,是過去旅游觀光,還是例行公事檢查工作,我們就不得而知了。但是有一點可以確認的,就是村民們所舉報反映的問題并沒有得到巡視組工作人員的重視。事后,李麗紅還特地去杭州赴浙江省委信訪部門繼續反映她們的情況,并稱浙江省委派出去的第七巡視組到永嘉給她們的感覺就是去游山玩水的,根本就沒有把當地老百姓反映舉報的問題當回事情。

 據村民們告知前去采訪的記者說,現在各種巧立名目違規強拆、亂搭、亂建現象在他們古蒼坡村是越來越嚴重而且呈持續蔓延的增長趨勢。其中,村長李修青家違規在筆街景點中心位置新建的一棟具有現代建筑風格氣息的三層小樓顯得更加格外的醒目與突出。在這里,可以說,游客們已經是找不到昔日古蒼坡村落群的任何感覺了。為了應對上面問責、追責及媒體的不停曝光與起底,前段時間,地方政府又搞了一個所謂的新的(其實質是想借此套取騙取國家3000萬專項資金)規劃保護方案來糊弄村民們簽字認同,此舉,受到村民們的一致抵制。不少村民們反映說,國家每年下撥的大批專項資金到永嘉后,其實根本就沒有被運用在古村落的修繕與保護上,而是被當地政府挪作它用了,這里面的黑洞是很深的,一般人也是很難知道內幕的。對此問題,記者建議有關部門能夠就此資金下撥、運用跟蹤深查、徹查一下,看看國家每年下撥的專項維護資金究竟流向哪兒去了。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古蒼坡村內各種違規強拆私搭亂建現象已經高達80%以上,古村落村實際上早已經是名存實亡了。此亂拆亂建現象如果不及時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制止,再任其繼續無序蔓延發展下去的話,相信蒼坡古村落群從中央財政支持的中國傳統村落名冊中消失和從人們的視線里淡出將是遲早的事情。拯救古蒼坡村落令人堪憂的衰敗現狀,此時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了。

 那么,如今的古蒼坡村落民眾居住環境又是如何的呢!據我們派出去的前方記者實地調查走訪了解到的情況,早已經與現代文明失去連接的古蒼坡村村民們目前他們仿佛是生活在遙遠的山頂洞時代,他們的生活方式與現代文明是根本沒有劃上等號,或者說他們似乎已經與外界沒有任何聯系了。古蒼坡村發展到今天如此令人堪憂的衰落地步,追究其真正原因,說白了,就是地方各級政府相互推諉,不作為所造成的。是該醒悟了,我的蒼坡古村落群的各級地方政府官員們====

古蒼坡村位于巖頭鎮北面仙清公路西側,為李姓居住之地。它始建于公元955年,原名蒼墩,現存的蒼坡村是南宋淳熙五年(1178年)九世祖李嵩邀請國師李時日設計的,距今已有八百多年的歷史,古村落雖經近千年的滄桑風雨,卻依然是舊顏未改,村落現在保留有宋代建筑的寨墻、路道、住宅、亭榭、祠廟、水池及古柏等,處處顯示出濃郁的古意。蒼坡村在村莊的布局結構上面也非常注重蘊含文化的內涵,村莊總體是規劃它是以“文房四寶”來進行布局。該村莊占地面積為146畝,目前現有人家486戶。1991年被列為浙江省歷史文化保護區。

【導語】據浙江省永嘉縣巖頭鎮蒼坡古村落村村民們聯名實名來信反映:為了應對上面的問責、追責及媒體的不停曝光與起底,防止村民們以后再因此事繼續舉報,同時,也使得蒼坡古村落里各類違規私搭亂建房屋現象合法化、正常化。2018年初,溫州市永嘉縣楠溪江風景旅游管理委會和巖頭鎮政府便聯合出臺了一個新的蒼坡古村落群保護規劃方案(送審稿),并且于2018年4月17日不惜動用納稅人的錢特地去邀請了浙江省建設廳、文物局的所謂專家們對古村落群保護現狀進行了重新的規劃與編制,該規劃與編制稱:之前古蒼坡村已經違規建起來的所有違建房屋將一概不予追究任何人責任,違建房屋應該視同古村落的老房子一樣的予以永久性的保護起來,供游人參觀。此規劃方案(送審稿)不僅是對2006年永嘉縣政府所做出來的蒼坡歷史文化古村落整體規劃保護方案的全盤否定,同時,它也讓村民們難以接受與理解。這個規劃保護方案,它不是在科學合理的保護古村落,而是在惡意的破壞古村落的有序發展,更是在為各類違拆違建戶尋找借口或充當合法的保護傘。如:村長李修青家2016年在筆街核心保護區域違規用水泥鋼筋新建一座三層小樓用于開賓館和酒店(農家樂),居然被專家小組認定規劃為“傳統建筑物”予以永久性的保護,真的是可笑之極,滑稽之極。而被永嘉縣“三改一拆”辦明確定性為十大違建王之一的橫巷5==8號李建坤等戶違章建筑,(此處早在2012年7月便已經被永嘉縣文廣局定為不可以移動文物予以保護)。村民們雖連續多次向地方政府有關部門聯名實名舉報此違建項目,媒體也曾多次跟蹤起底曝光過此事,但是問題一直沒有得到地方政府的重視,且四位新房的主人也早已經在村民們的陣陣譴責聲中喬遷入住。是地方政府無能處理,還是另有其它隱情,村民們就不得而知了。2018年5月份制定的古村落規劃保護方案(送審稿),它真正可以實施的時間居然只有為兩年,即:規劃時間為2018年,截止時間是到2020年底結束。規劃實施時間如此的之短,而且用短期的規劃來否定之前的長期規劃,讓人們有些不可信任。這樣顯失公平、公正的規劃保護方案,在它經過永嘉政務“公告通知”欄被公示出來之后,便很快引起蒼坡村民們的強烈不滿與反對,大家一致認為,該方案的制定與實施,明顯是在公開保護違建強拆者的非法利益,并使其變得合法化,其中它最嚴重明顯的一點就是違反了《浙江省歷史文化名村保護條例》的有關條例規定。尤其是把筆街以北的區域又重新規劃成可以建筑高三層住宅,明確規定區域內沒有拆除的老房子不準再拆了,稱要對其進行保護的糊弄人的方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此規劃方案的制定就是在給已經建起來的各類違章建筑開綠燈,公開充當其保護傘尋找合理的借口,這樣便使得各種違章建筑成為合理化、合法化的建筑,此規劃保護方案說白了也只能夠說是一時間用來糊弄村民的一個活鬧劇而已。村里面現在許多村民家的房子都已經成為危房了,不少村民沒房子住,政府應該借助于“棚戶區改造”這一有利契機,真正為老百姓做點實事、正事,完全可以重新規劃一個新的小區來安置這些沒房子住的村民,這樣做,既保護了古村落的現狀原貌,又能夠解決村民們的居住問題,可謂是一舉兩得的好事情,政府何必要再去編制這個既害民又傷民的【烏龍】規劃保護方案。恐怕其醉翁之意不在酒吧!說白了,就是為了騙取上面的專項撥款而已。另外,按照慣例,村民們認為蒼坡古村落保護規劃方案的編審制定工作應該是在地方的住建部門進行,最后為什么會有楠溪江旅游管委出來直接做此規劃?村民們對此也表示極大的不解!像這樣涉及到民生、民心的項目公示,嚴格意義上說,它應該首當其沖的是被放在永嘉縣政府公務網的“公告公示”欄里或者是在古蒼坡村村口對外公示才是,而不應該是將它躲躲閃閃的放在“公告通知”欄里公示,弄得好多村民都找不到此公示究竟出現在哪里,就是找到了村民們也感覺此通告有點讓人茫然而不知所措!認為此公示似乎就是在和他們擺什么烏龍陣,質疑之余,村民們都說,這樣顯失公平、公正且又缺泛科學依據的規劃方案,也能夠被政府大膽的公示出來,試想一下它被公示出來后的后果又將會是怎樣!所以,在公示一出來之后,它便很快的遭到古蒼坡村所有村民們的強烈反對,大家集體聯名、實名簽字強烈反對并表示不同意該【烏龍】規劃保護方案的出臺與實施。

2006年規劃保護方案

2018新的規劃保護方案圖

被永嘉縣三改一拆辦認定違建王之一并多次被村民們實名舉報的橫巷5=8號李建坤家違建新房

在民憤四起之中村長李修青強行違規于重點保護區域==筆街位置新建起來被專家認定為永久性建筑物予以保護的違建房屋

【正文】2018年6月11日,在古蒼坡村文化禮堂,楠溪江旅游管委會和巖頭鎮政府在這里召集反對新編《永嘉蒼坡歷史文化名村保護規劃》(送審稿)的村民開會,會上,村民們紛紛講述了古蒼坡村落的種種不堪與現狀。期間,也有村民問參會的規劃設計人員,“你們規劃的這個方案究竟是在保護古村落還是在破壞古村落?新建起來的房子高高矮矮的參差不齊,也能算是傳統建筑物予以保護嗎?”。得到對方的回答說:“我也只是一個規劃設計人員,領導讓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你們問我,我也沒辦法回答呀。”。蒼坡村書記也在一旁直接附和并帶有威脅的口氣對村民們說:“鎮里領導已經說了,編制這個規劃的目的,是為了爭取上面的專項撥款資金,你們如果不同意此新編規劃通過,上面款項就下不來。資金下不來了,你們在座的各位就是我們古蒼坡的罪人。就是騙,我們也要把這筆資金騙到位。”。直至此時,村民們才恍然大悟,原來新編規劃、上面撥款與村民危房改造修繕是沒有任何關系,這筆資金它不是用來維護和修繕蒼坡村民老房子與危房改造項目的。而是用來裝飾古蒼坡外墻與路面,規劃保護方案(送審稿)它只是用來騙取上面撥款資金的一個借口與幌子而已,與改善村民們居住環境及居住條件沒有任何關系。古蒼坡村民們現在認的就是一個死理:古村落群是先祖們給他們留下來的最寶貴文化遺產,面對日益衰敗的現狀,他們現在是有責任、有權利、也是更有義務的要求地方政府對此文化遺產進行科學的保護,而不是隨便的想當然胡亂規劃與胡亂保護。對于楠溪江風景旅游管委會和巖頭鎮政府編制出臺的新的不負責任、糊弄人的蒼坡古村落規劃保護方案(送審稿),村民們一致表示不能夠接受也不同意實施,他們認為楠溪江風景旅游管委會和巖頭鎮政府根本就沒有這個權利來對永嘉縣政府2006年委托同濟大學所做出的《永嘉縣蒼坡歷史文化保護區保護規劃》方案進行否定,這是政府部門明顯在跟他們玩【游戲】,擺【烏龍】,出此【陰陽】規劃方案,說白了,就是對已經違規建起來的各類違建房屋的合法性予以默認與公開保護,以期達到騙取、套取國家的專項撥款資金的目的。故,全體村民拒絕在此不顧村民死活的規劃意見反饋單上簽字,他們認為如果這樣做了,將會愧對列祖列宗的。

蒼坡村村民會議現場

記者在和當地部分村民聊天過程中得知,蒼坡村現在的問題結癥與焦點主要是集中在村民安置房分配上,之前鎮里有過安置房統一安排的規劃方案,主要用于高速公路征地補償安置和古蒼坡村東水塘東岸村民房子拆遷安置。但是,村里卻借此截留了大部分土地指標,企圖以低價格賣給某位有背景的大老板用來開發商品房,然后,又再以高市場幾倍的價格賣給村民,這樣,村民們當然是不同意了,巖頭鎮政府就以蒼坡村村民難處理為由,一直不予解決村民們所反映的建房難問題。而打著投資蒼坡文化禮堂幌子的某老板什么事情都還沒有做呢,便先行違規強行侵占了本屬于村民建房用的兩間安置房規劃指標。其實,村民們心里也都明白清楚,整個古蒼坡村現在所有事務均被隱藏在背后一個不愿意露面的某大老板操控著,而且據說此老板能量很大的,可以直接通省、市、縣三級政府,并且擺平各級領導。在古蒼坡村,誰也奈何不了他們的橫行霸道。不知道此大老板究竟是何方高人也!建議有關部門能夠介入徹底的調查一下。

更為奇葩的是,高速公路征用村民糧田,政府所給予村民們的各項安置補償款項均已經安排落實到位了,但是,款項到了村里后,居然會被以租賃的方式發放到村民手里,其余補助資金至今去向不明。而村西邊整個新村土地對外都是租用的,土地性質是糧田,這是最近土地確權登記才發現的,村民拿著老證和租用協議要確權換新證居然被當場拒絕。

在古蒼坡村僅土地確權一事便暴露出這么多問題來,其它的事情就可想而知了!對此現狀,知情的古蒼坡村村民們真的是敢怒而不敢言呀。

在古蒼坡村隨處可以見到的違建房屋

2017年底,憤怒的古蒼坡村民們被逼就此事情再次聯名實名集體通過中紀委網絡平臺進行實名舉報,案件最終被移交永嘉縣紀委并由第三紀檢室負責查辦。2018年10月12日,時任巖頭鎮執法所黃姓所長電話告訴村民們說,已經對所反映的問題做出處罰決定了,法律援助時間為6個月,6個月以后此處罰決定自行生效。現在,六個月法律援助時間早已經過去了,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執法局至今對于此違建事情卻沒有任何動靜了。

2020年9月,由浙江省民政廳副廳長俞志壯任巡視組長的浙江省委第七巡視組進駐永嘉,開始對永嘉縣政府各項政務工作進行督查巡視,看到希望的村民們帶著材料去巡視組工作地點遞交材料并且要求見巡視組工作人員當面陳倩具體情況,有“巡視組”工作人員接待了李麗紅她們,當時李麗紅詢問對方是否真的是浙江省委巡視組的工作人員,對方沒有正面回答她提出來的問題,只是告訴她說他是從外地調過來的。其后巡視組相關工作人員在永嘉縣旅游管委會主任戴春光(原巖頭鎮書記)和周旭亮(現任巖頭鎮書記)陪同下,也確實去了古蒼坡村,是過去旅游觀光,還是例行公事檢查工作,我們就不得而知了。但是有一點可以確認的,就是村民們所舉報反映的問題并沒有得到巡視組工作人員的重視。事后,李麗紅還特地去杭州赴浙江省委信訪部門繼續反映她們的情況,并稱浙江省委派出去的第七巡視組到永嘉給她們的感覺就是去游山玩水的,根本就沒有把當地老百姓反映舉報的問題當回事情。

浙江省委第七巡視組工作人員接待村民的情景

(照片由受訪村民提供)

【同期聲】村民感慨

“與現代文明早已經失去連接的古蒼坡村村民們目前仿佛是生活在遙遠的恒古時代,我們的生活居住環境與生活方式,早已經是同現代文明完全脫節,或者說根本就沒有劃上等號。如今的村民們生活狀況真的就如同生活在山洞里一樣。跟外界似乎也是沒有了任何聯系與搭界。現在古蒼坡村好多村民對自己的居住環境可謂是苦不堪言,老房子面臨隨時倒塌的威脅,村里各種違規亂搭強拆私建現象已經高達80%以上,村民們去巖頭鎮里。永嘉縣里反映又沒人管,作為省級重點歷史文化名村===古蒼坡村,現在的處境真的是丑態百出,對外,它也只能說是徒有其虛名,而在當地,其實它卻早已經是名存實亡,而且是正在逐步的走向衰敗。地方政府每年就是以此為借口。為幌子從上面騙取點撥款資金下來就行了。其它的事情他們根本就不會去管的,如今的古蒼坡村能夠出現如此令人心酸的暗淡局面,與其說是政府不作為造成的,到不如直接說是政商勾結的結果。”一村民面對前去采訪的記者,憤怒的道出了全村人多年來不敢說出的心里話。

【附村民一致反對此規劃方案的集體聯名簽名】

村民反對規劃意見反饋單

【正文】對于這個專門用來忽悠村民的【烏龍】規劃,巖頭鎮政府先是說編該規劃是為了上面的政府撥款,后又說是為了給村民審批建房,再后來就干脆直接說是為了給已經建房子的村民申領房產證提供方便。直到6月23日鎮里組織村民代表開會,村民們才知道鎮里只是想借此讓村民們同意該保護方案實施而使出來的苦肉計,根本不是把群眾利益放在第一位來考慮的,鎮里對村民們的合理訴求可以說一直是持置之不理的態度。所謂的“蒼坡村現有要求”也只是在為保護個別村霸的利益而尋找的理由與借口罷了。同時,以村民們的名義來公開掩蓋巖頭鎮政府工作人員的不作為行為,使其逃脫相關部門的問責追責。

蒼坡村村民們現在也終于明白了,政府愿意花幾百萬來畫這個規劃圖,原來目的只是地方官員是為了保護自己的烏紗帽呀!

再者,上面確實有專項資金計劃要下撥到古蒼坡村來,但是卻與這次規劃無關。最讓村民們感到氣憤的是,大量資金上面都是以保護古村落的名義撥下來的,而最終卻并不是被用于古蒼坡村民的危房維護修繕上,而是被用于古村落外墻裝飾與路面整修等一些面子形象工程上了,村民們對此紛紛議論說,政府又開始走它們的老套路了。

那么,政府究竟走的是什么老套路呢?據知情村民告訴記者說,每年上面撥款下來,政府都會胡亂的來應付一下,并做些相應的表面工程以應付上面的檢查,其實,資金到位后,是一分錢沒有被用于古村落保護上,而是被地方政府挪作它用了。更為奇怪的是,這種公開糟蹋浪費國家資金現象居然一直沒有人過問,地方政府就是知道了,也只是裝著看不見。

“新村安置房被人為的擱置停止不建,古村保護又名不符實,政府利用強權來欺壓村民,該建的不讓建,還威脅說,要等新編規劃通過后才可以建。而不該建的房屋,能夠在紅線區域內建成四層鋼筋水泥樓房,政府相關部門卻假裝看不見,睜只眼閉只眼就這樣過去了,我們老百姓真的是看在眼里恨在心中,沒辦法呀!永嘉縣委、縣政府在這件事情上就是在裝聾作啞,不聞不問,任憑此違規強拆私搭亂建現象肆意發展下去。”苦不堪言的蒼坡村村民在一旁偷偷的跟記者說。

“地方政府既不讓居住在古村落里的村民們修建已經毀壞的危房,又不肯重新規劃新的居住小區來安置他們的后面生活,真的是要把這里的村民們往絕路上逼呀!我們感覺古蒼坡的村民們真的是太可憐了!老房子塌陷了不能住,也沒有人來管,村民們天天去鎮里找也沒有任何結果,而村里其他有關系有背景的人卻可以隨意拆危房建新房,這是什么理呀!政府像這樣如此瞎折騰胡亂折騰下去,相信千年古蒼坡村落群毀在他們的手里將是遲早的事情,真的是作孽呀!”在我們離開古蒼坡村的時候,一位經常來古蒼坡觀光旅游的外地游客如是的對記者表達出了他們的游后感慨和對古村落未來的擔憂。

【游客心聲】

“我們慕名遠道前來古蒼坡村參觀游玩,就是想過來看看古蒼坡村那與眾不同的古建筑群傳統建筑風格和它那給后人留下來的最真實、最原始、最富有深厚歷史文化底蘊的原汁原味古村落風貌與風情,而不是來看這早已經是被人為破壞的面目全非、破爛不堪且充滿現代氣息完全由鋼筋混凝土結構主建起來的高矮不齊、雜亂無章的新蒼坡村莊,如果說想看這些,我們去外面任何一個地方都是可以看得到的,古蒼坡村落現在如此衰敗的樣子,跟我們想象之中的古村落群景觀差距也太大了,早已經沒有了以往的古村落靈性和風情。如果再這樣讓它無序蔓延發展下去,相信后果將不堪設想,以后也不會再有人愿意過來參觀了。真的是讓我們前來游玩的人感到心酸無語。更是讓游客們大失所望的是:村里現在有不少村民們居住的房子是墻不避風,瓦不擋雨,有的房子都已經倒塌不成樣子了,這樣的房子現如今居然還會有村民居住在里面,政府都干嘛去了!上面每年撥出的修繕巨款又都被地方政府挪用到哪兒去了!這個事情有關部門應該徹底去查查看看才是真的。”特地從海外隨團赴國內游玩的一早年移居美國,祖籍是浙江的華裔游客也為古蒼坡村民目前居住的現狀發出了同樣的呼聲。

令人擔憂心酸的古蒼坡村民居住現狀

2018年6月23日下午,在絕大多數村民們都不知道的情況下(不少村民外出務工),蒼坡村兩委居然背著全村村民以召開村民代表大會討論蒼坡村小嶺頭東水庫提升工程為幌子,騙取部分不明真相的村民代表在《規劃》反饋意見書上簽字表決通過《永嘉縣蒼坡村歷史文化名村保護規劃設計方案》(送審稿)。對外宣稱,村民們已經同意該規劃方案上報上級政府部門審批。

會議通知

不明真相村民簽字

2018年7月9日,楠溪江旅游風景管理委員會在永嘉縣政府行政中心舉行《永嘉縣蒼坡歷史文化名村保護規劃》(草案)聽證會,聽證會上古蒼坡村民們陸續向會議主持人===楠溪江旅游管委會主任陳獻鋒出示蒼坡村現在所有需要改造的危房照片,并希望政府能夠繼續執行2006年的《規劃保護方案》,即:該修繕的立即進行修繕,該整治的違建房屋繼續加大整治力度。得到主持人陳獻鋒的回復是:“2006已經成為歷史,重復歷史就沒有多大意義了,”。

“你們這樣不負責任的瞎折騰下去,歷史文化名村保不住怎么辦!”“2006規劃也是你們政府委托同濟大學幫助做的,怎么說不執行就不執行了呀!你們政府還講誠信嗎?”“我們蒼坡村民現在的居住環境與條件你們知道嗎?古蒼坡村歷史與文化在哪里!還有幾座老房子需要保護的,”。“把村長李修清家新建的房屋也作為傳統建筑物予以保護,你們這是明顯在睜眼說瞎話,是想騙孫子嗎?”。“把新村劃入建設控制地帶,建設控制地帶控高三層,明顯違反《浙江省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保護條例》第十三條,而且,新村土地性質可是農田呀!請問,在這點上你們政府怎么做出解釋!”。會上,村民代表們一直在就此《草案》違規之處向會議主持人連續提出發問,但得到的卻是對方持久性的沉默。

“此次聽證會開的真是一點價值都沒有,村民們所集中反映關注的敏感問題根本沒有記錄在案和得到重視與解決,它只是為政府部門繼續去忽悠那些不知情村民提供了一個滑稽可笑的表演舞臺而已。”。與會村民們感覺到他們又一次的被地方政府忽悠欺騙了。

2018年7月17日,永嘉縣人大常委會就此《規劃草案》專門舉行會議進行討論審議,與會代表也都明知蒼坡村民對《規劃草案》有意見,但令人捧腹的是,不知道是何故!在諸多異議反對聲中,本來就是愚民的《規劃草案》最終居然能夠順利的獲得批準通過,這真的是天下怪事奇事一樁。

意識到又一次被忽悠的村民們隨即就此爭議分別給永嘉縣所有現任領導人發出信息,以示抗議。并重申他們的要求:

一、將違反《浙江省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保護條例》第三十條規定的村西邊新村劃入建設控制地帶和建設控制地帶控制高三層。

二、2016年新建的建筑物不能被劃為傳統建筑物予以保護。

三、啟動維修整治行動并落實資金到位。

四、修繕恢復古寨墻。

五、落實新村用地指標,規劃新村。

六、分期分批整治古村,實現整村保護,以體現保護價值。

七、出示古村整治結果實物效果圖。

八、修改后的規劃圖按程序重新予以公示。

九、7月9日關于《永嘉縣蒼坡歷史文化名村保護規劃》聽證會上陳獻鋒主任承諾“會給蒼坡古村村民看得懂的實物效果圖,會派設計人員到現場與村民對接,給村民們解釋規劃圖含義”。可事實上,蒼坡村大多數村民們并不知道7月9日的聽證會與7月16日所謂的設計人員到蒼坡來干什么的!更別談什么對接交流了,都是走過形式而已。

上述問題希望能夠引起領導部門的重視。

逼于媒體的關注與社會輿論等各方面的壓力,永嘉縣政府在新公示的《規劃方案》中,不得已的將李修清家新建房屋的類別做了象征性的修改,并確定不再將其作為傳統建筑物予以保護。至于村民們所關注的蒼坡村其它重要問題再也沒有做任何變動與修改完善。

原來蒼坡古村落在外面人的眼里就是實實在在的古蒼坡村落群,平時,人們也總是習慣于說有時間到蒼坡 、芙蓉古村落看看去,而現在的外面游客們卻總是習慣于另外一種稱呼,即:有時間去芙蓉 、蒼坡古村看看去。雖然是名稱位置的前后簡單調換,但是,它已經是在向世人發出來一個明顯的危險信號:即古蒼坡的歷史地位在人們的心目中逐漸地被削減這個事實已經開始形成。拯救古村落也已經是勢在必行,而且是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了。相信居住在這里的古蒼坡村村民們現在也應該開始意識到如何保護自己美麗家園==古蒼坡村落的重要性了,我們深信這一次他們是真的徹底的覺醒了====

【結束語】

古蒼坡村落目前所處現狀應該說是全國各地古村落群所面臨情況的一個真實縮影!而且是具有非常代表性的縮影。浙江永嘉蒼坡古村落的最終命運將掌握在誰的手里!它的前景將是如何!且未來發展走向又在哪里!籠罩在古蒼坡村村民們心中的團團迷霧,在此刻,我們相信永嘉縣政府相關職能部門應該能夠勇敢的站出來并幫助村民們把迷團解開了吧!

應古蒼坡村廣大村民的要求,作為媒體的我們將會時刻關注該古村落保護規劃(送審稿)最終是如何通過的及其它通過后又是如何被實施的!相關情況我們也將會及時的予以跟蹤報道。

原文鏈接:http://www.udlsy.com/zixun/3739.html

上一篇:千萬巨資打造,奢華至尊級F.OK聚會館將于12月18日亮相南充
下一篇:浙江永嘉古蒼坡村落群最終將會毀在誰的手里

您可能喜歡

?
回到亞傳網起點
河南11选5中奖规则